178首页  > 守望先锋  > 国外玩家分享经历 守望先锋中的兄弟情

国外玩家分享经历 守望先锋中的兄弟情

守望先锋 旅法师营地 2017-02-24 19:59:11

我和我的哥哥罗伊斯是玩着暴雪游戏长大的。在任天堂64之前我们就在家里的电脑上开始玩魔兽2代了。和同时代的小伙伴不同,我们跳过了PS,NGC,DC,等等主机游戏的时代,直接就成了PC游戏的玩家。我们玩过暗黑1和2、魔兽3等等。后来玩过网络创世纪,后来也玩过无尽的任务。当然魔兽世界出来之后我们就开始玩魔兽了。我们全部的人生都在这些游戏的陪伴下度过,也是我们兄弟共同分享的最美妙的冒险经历。除了魔兽1代和暗黑3之外,我们几乎玩过所有的暴雪游戏。

2017年2月5日,我的哥哥死了。他死在一个廉价旅馆的地板上。直到他去世前他都仍然在疯玩暴雪游戏。

当然我们兄弟的成长经历并不轻松。我们的父母自己的生活也是一团糟。很小的时候,我们兄弟俩就被送到了爷爷那里。在爷爷的房子里我们几乎无拘无束,想做什么就能做什么。爷爷根本不知道怎么管教孩子。当时他在城里有好几个夜店和舞厅的产权,所以等我哥14岁的时候,爷爷就让他去其中一个俱乐部做舞场DJ。很快我哥就成了本地的摇滚明星一样的人物。但这个经历也让他在随后的十七年间被毒品所困扰。你应该能想象得到,一个孩子14岁的时候就成了明星,怎么可能还指望他有一个正常的人生呢?

国外玩家分享经历:守望先锋中的兄弟情

我当然不会在这里唠叨所有我们兄弟俩人生中的麻烦,这也并不是本文的目的。总之让我们快进到2014年。这时候我哥哥已经有很多年的毒瘾了。但在我面前他从来都不会承认这一点。有一次他在车库里自己站了两个小时,嘴里嘟哝着没人听的懂的话。后来当我问他,这次还怎么抵赖吸毒的事情的时候。他说:“我只是在思考一些事情而罢了。”

他的问题很难解决。让人感觉疲惫不堪。

我们的家族已经分成了三四个独立的家庭。每个家庭都很难有一个“普通”的生活,都有各自的不幸和麻烦。我自己也因为幼年时放荡不羁的经历,而有一个很曲折的长大成人的过程。但无论如何,我现在已经完全独立生活了四五年了。我有工作,能还债。我会偶尔做一些Youtube视频。我过的是极简主义的质朴生活。

然而我的哥哥罗伊斯从来没有找到他自己的道路。除了早年的俱乐部工作之外,他从来没有工作过超过一周。而他的毒瘾也让他几乎无法被任何家庭所接纳。然而无论他混的多么不成人样,爷爷总会给他住的地方。所以当爷爷去世后,罗伊斯就完全迷茫了,但我们很久之后才意识到这一点。

他不断的从一个家庭来到另一个家庭。我妈妈和我奶奶尽管也有自己的问题,但在这里面已经算是最正常的一个家了。我们尽最大努力去拯救他。我们把他送到戒毒康复中心,但是根本没不管用。他每天都受毒瘾的折磨,而且也影响到了我们所有人。某一天我受不了了,主动和他打了起来。我一开始求他不要再碰毒品了,否则我们只能把他踢出祖母的房子了。我们争吵、辱骂,然后开始打架。他打破了我的鼻梁。后来我就再也不想搭理他了。

两年过去了。我经常能碰到他,但是我一句话也没和他说过。他有时候会在节假日的时候尝试搭讪,我就会直接离开屋子。当时他已经快要承受不住了,但我却固执的没有看出来。

后来守望先锋发布了。老天,我真的是着迷!此生此世没有几个东西能比得上我对守望先锋的热爱。我不断的寻找有人能和我一起分享这个快乐,尽管确实有几个朋友入坑了,但他们都没有“深入”到我所到的这个程度。关于剧情,关于插画,关于音乐,这一切的一切。然后在感恩节的时候,我穿着守望先锋的T恤去参加家庭聚餐。我的哥哥也在哪里。他看着我,眼睛里充满了激动的神情。

国外玩家分享经历:守望先锋中的兄弟情

“这是守望的T恤吗!”

我一句话也没说,然后走掉了,把他晾在那里。我找到我的年幼的弟弟所在的房间,准备开始和他一起玩游戏。忽然有一种感觉涌上我的心头,我为我刚刚的行为而感觉非常难受。我想我的哥哥啊。我想念和他一起玩的日子。我想念我的朋友。我也看到了我一直所寻找的共同游戏的机会,而且我知道这个和我说话的人会有和我一样的热衷程度。于是我回到了客厅。

“想玩一局吗?”

“你是说守望吗?!”

其实当时我哥在下城区,住在一个收容流浪汉的庇护所。他只能玩暴雪的免费游戏,如果他有钱,他会在图书馆里用他的笔电玩魔兽世界,一直玩到有人把他驱赶出去才罢休。而他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机会去玩守望先锋……

这天晚上我们一直都在讨论守望,以及暴雪的其他游戏。后来在圣诞节我又和他一起玩了一次,后来他有了点钱,终于买了游戏。我们会组队,我帮他练习,教他怎么打天梯。但其实他在游戏水平上一直都比我强。就好像他有这方面的天赋一样。后来我看了他的生涯统计,他定位赛打完的分数比我还高。

我们后来会一直一起玩,玩到我不得不去上班,或者因为他在图书馆里待的太久而被人请出去为止。后来我为了温斯顿的雪人皮肤而刷箱子,但是没有成功,结果他上了我的号开了一箱就出了!他说“我都不知道你怎么才能拿到……”

我们一起玩的最后一场游戏的录像我一直保存着。他听到的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是:“嘿,你能不能去玩一下风暴英雄,帮我拿个源氏的邪鬼皮肤?”

国外玩家分享经历:守望先锋中的兄弟情

这是我这辈子最痛苦的感觉。就好像我被指环王中戒灵的魔窟剑刺中了一样。可能我这辈子都高兴不起来了。我为这么久的时间都没有和他交流而自责。虽然我也明白我再怎么自责也无法摆脱这种情绪。但我本来是可以做得更好的。我有资源,我有途径,我怎么找不到不这么做的借口。我清楚我本来应该更早和他说话的。我现在完全尝到了后悔药的苦味。

然而,如果没有守望先锋,可能我连最后这段时光也不会有,根本不会有机会再和他交谈……而我对此永远心存感激。

原作者附记:

关于罗伊斯是如何死的,目前还没有结论。他只是被别人发现倒在一个廉价旅馆的地板上。

他之前其实过的还行。爷爷去世后,大家只是想让他能自力更生一点,但是他……做不到。因为他的毒瘾太重了。

他后来破产了,住在收容所。这对他产生了一些很好的改变。他其实买不起毒品。至于他玩魔兽世界的钱听说也是用毒品直接换的。无论如何,后来他好像要回学校当日语翻译什么的。但当时我们都对他能变好觉着不以为然。当然他看上去是比之前要清醒一些,这就还好。

后来他从学校借到了8000美元的贷款。但他12天就用完了。

他到了一个旅店,说他要找个房间。但没人知道他怎么死的。CSI可能要忙活一阵子了。警察还没有完全否认谋杀的可能性,但确实有很大可能是服毒过量的意外死亡。他们在房间里找到了两个空酒瓶子(其实在酗酒方面他倒是没有我这么严重)。前几天他因为私藏大麻烟管被抓过一次。他最近还在服一些处方药。

房间里有“大量”的血迹。但他身上却没有伤口。我不知道是为什么。我只知道他应该不会自杀。因为他还有游戏要玩。我并不是在这里表达什么虚幻的主观感情。他是真的“有游戏要玩”。这对他而言其实是最重要的事情。

我感觉我们的这些事情可能只有少部分人能完全理解。但我心中的痛苦是真实存在的。而且这痛苦并不会离我而去。当然我也知道,随着时间过去这些感觉会变得“平淡”。但这痛苦并不会离我而去。

178游戏网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扫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