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首页  > 守望先锋  > 访谈:jeff在线问答!麦克雷传说皮肤确认

访谈:jeff在线问答!麦克雷传说皮肤确认

守望先锋 旅法师营地 2017-03-14 14:29:31

关于个人经历

你成长过程中的什么经历让你决心要走上游戏设计的职业生涯?

我之前从没意识到“游戏设计”也是一个单独的工作,我曾经一直以为游戏只是程序员或者艺术家的创造。之前学校里也并没有什么游戏设计的课程。当然我确实热爱游戏。我知道快30岁才意识到我有机会去参与游戏开发。于是我完全放弃了以前的生活,改变了我的人生规划。当我真正开始设计游戏的时候我29岁。

除了守望之外,你过去曾经参与过的项目中你最喜欢那些?

最初版本的WOW(指发布任何资料片之前的,包含60级内容的魔兽世界版本,这个版本在国外受到非常多玩家的追崇,甚至有人开设了这个版本的私服并且有几十万玩家,国内通常称作怀旧服,但最终这个私服被暴雪起诉并关闭)。它在我的心中有一个独特的位置。当时我对于游戏设计还非常Naive。但我真的很喜欢当时的团队。构造当时的游戏世界的工作也非常有意思。


Vanilla WOW

你最喜欢的暴雪的工作经历是什么?

我很喜欢和我一起工作的暴雪的员工,真的。他们都很聪明,天纵其才。每天我都会学到新的东西。我很喜欢这样的感觉,周围都是一些有100%的动力去为了他们热情所向的目标而努力奋斗的人们。我感觉能在这样的环境中工作是我的极大幸运。

除了守望之外你最喜欢什么游戏?

要说此时此刻的话,当然是《塞尔达:荒野之息》。这真是个伟大的作品。

你最喜欢和最不喜欢的守望相关同人作品是什么?

所有的我都喜欢。无论是画作、Cosplay、歌曲或者是短片什么的。

你会去那些常见的守望论坛和网站?

我经常去各种相关的Reddit。以及各种数据统计和博客文章的网站,但我真希望我们能向他们提供更准确更完整的数据。因为目前很多文章和报告的数据都是更倾向于那些经常看这些网站的高端玩家的。

但我们自己的数据目前也并非100%可靠以及及时更新。所以目前我们还不想就这么公开给大家看。我们还在改进它们。也会寻找更合适的分享数据的方式。但我们也会留意,因为大家都会用主观去看待这些数据。例如任何时候都会有流行和不流行的英雄,但我们不能仅此就认为这个游戏的平衡有问题。


你最喜欢的英雄是谁?

我的答案可能听上去有些老套。但每周我都会爱上不同的英雄。我觉着这就是我最喜欢守望的地方。我当然能理解那些“主玩一个英雄”的玩家的情感。我自己也会有一些英雄比别的玩的更多。但是我总是会在不同的地图上发现和一些英雄的新的互动。当然也会逐渐认识到不同英雄的背景故事等等。

而且每次碰到花村,我都会坚持在防守方使用半藏,这是一种角色扮演的精神。来和我在露台上决斗吧,源氏!

我想知道关于Tigole的故事,我想知道你身上的这个性格是如何在这么多年中发生变化的。

(注:Tigole是早年间Jeff还是一个普通玩家的时候的ID。在他玩无尽的任务(EverQuest,魔兽世界之前的著名3D网游)期间,他曾经发过一个rant帖子,痛骂当时EQ的设计师。语言非常激烈,充满了fuck,shit等等词汇。但如今Jeff自己也成了设计师,于是这段经历被玩家们挖出来作为津津乐道的传奇。)

我现在已经很成熟了。我花费了很多时间真的去倾听和理解别人的意见。当我年轻的时候我曾经以为我的想法都是对的,但当我长大后,我才意识到我当时所谓的“正确”是多么渺小、多么无意义的东西。我年纪变大以后,我开始对生活中的一些琐碎小事更加心怀感激,也会不那么在意别人如何看待我。我当然无时无刻不在考虑游戏的事情。尽管一些设计师确实不理解玩家。但同时玩家们也同样不理解设计师的工作。其实任何公开受到人们评判的工作都是如此。我想我已经在接受别人的批判意见这方面越来越熟练了。但我所读到的人们的意见当然会影响到我个人的情绪。我会因此而为我的团队中的其他工作人员担心。我认为他们的工作十分出色,如果有人不公平的批评他们,我会很难过。

当然现在我比青年时代要开心的多了。我希望我能说服那些仍处于青年时代,满怀怨气的人能放开心胸,追逐热情。事情肯定会变好的,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美好的事情等待我们。


Jeff当年怒喷设计师的存档

为什么你会停下魔兽的工作,而接受泰坦?是因为泰坦很有吸引力吗?还是说你就是想换个项目?

就我个人而言,在开发了六年半的魔兽之后我真的有点疲倦了。而且泰坦看上去确实充满了新的挑战。一开始泰坦是想要继承魔兽的衣钵并且超越它的。当然这个梦想最后破灭了。哈哈。

我当然想念为魔兽工作的日子。我也想念Team2(魔兽的工作小组代号),他们是一群很棒的家伙。

关于守望先锋的初始

守望先锋的最初概念是怎么诞生的?

当时我们在开发一个后来被取消了的项目(泰坦)。我们有六个星期的时间去为工作室想出一个新点子。如果我们想不出来合适的,我们的团队就会被解散然后重新分配到其他项目上去(例如魔兽、炉石、风暴、暗黑等等)。Arnold Tsang当时画了一些很美妙的人物设计原画。我们在开会讨论的时候Geoff Goodman提出了一些很有意思的为网游设想的职业设计思路。而我们最终把这两个概念糅合在一起形成了最初的守望先锋

你在守望先锋的早期开发阶段有什么样的故事可以和我们分享?

第一个设计出来的英雄是猎空。一开始我们还没有任何关于武器的动画和建模,所以一开始她是从眼睛里发射激光的。


来自泰坦的英雄

猎空不是来自你们曾经开发了10年,最后被取消的那个项目(泰坦)吗?看不到当时的设计和思路确实很失望,但守望也确实让我们的等待、以及你们曾经的设计工作没有白费。

泰坦大概是2007年开始的。我还记得当时我们正在开发《魔兽世界:燃烧的远征》。泰坦的开发持续到2013年五月。

泰坦是一个有职业分类的多人在线射击游戏。而其中一个职业叫做“跃迁者(Jumper)”跃迁者并不是一个单独的人物,而更像是魔兽中的战士那样的设定。大多数关于跃迁者的设计都是男性的,当然后来也有一些女的。但当时的游戏原型中的可玩角色是男的。

闪现、闪回和脉冲炸弹确实都是跃迁者的技能。而且双持机枪也是这个职业的特色。当时我玩的好多使命召唤:现代战争2,当时我的主武器是M16,副武器是G18s,其实跃迁者的武器设计就是来自G18s。

但因为泰坦是一个多人在线游戏,所以后来跃迁者获得了很多升级的能力。后来跃迁者有了霰弹枪、击退等等。总之这些设计很复杂,也很令人迷惑。

当我们为了守望而试图把之前的这些设计简化的时候。我们只选择了那些放在一起合适的技能。并且去做一个“英雄”而不是设计一个“职业”。猎空有自己的性格、有起源故事。而这才让她的设计成立。

但和很多人所以为的不同,大多数守望中的英雄并不能在泰坦中找到原型。

猎空来自跃迁者(Jumper)、死神来自收割者(都叫Reaper,收割者在泰坦中曾经有十字弓的设计)、黑百合堡垒和76都来自游骑兵(Ranger)、秩序之光托比昂来自工程师(Architect)、莱因哈特来自主宰(Juggernaut,但除了“拿着盾牌的大家伙”这个基础概念之外,莱因哈特和主宰完全不同)、源氏半藏来自刺客(Assassin)。

努巴尼的设计曾经也是泰坦的,一开始就是关于未来的非洲城市的设想。

关于游戏设计

能谈谈英雄的设计过程吗?例如一些未被采用的技能概念?Geoff说过黑影曾经可以黑掉运载目标或者目标点,托比昂曾经可以伤害队友,等等。还有其他英雄的故事吗?

改变最多的英雄是堡垒。我们曾经开玩笑说堡垒“一周一个大招”。他曾经有手雷、曾经可以操纵一个小机器人、曾经可以穿墙射击、曾经有多个炮管同时射击的攻击方式……但我们总感觉这些设计都有问题。但对于目前的坦克模式我们倒是很满意。变形的设计挺适合这个英雄的。相比之前我们设计的其他大招而言好多了。


曾经的堡垒

设计一个英雄的具体过程是怎么样的?你们是先想象一个概念然后就设计他的具体机制,还是说你先设计一个机制,然后为其匹配一个现成的艺术形象?什么时候你们会开始做艺术和配音方面的工作?

最开始的概念可能从艺术、概念或者故事中获得。温斯顿来自Arn创作的原画。奥丽莎来自Geoff的概念设计。76是梅森早年为一个漫画创作的故事人物。

我们然后会做很多“原型设计”。Geoff,Scott或者Mike会使用现成的游戏模型和临时的部件来“搭建”出最初的角色。例如安娜早期是用的黑百合的模型来测试的。我们的艺术部门当时临时做了一个兜帽,用来区分这两个人物。当我们玩了很久,我们都接受这个设定之后。所有其他部门就会开始着手各自的工作。艺术、骨骼、模型、原画、配音、声效、工程、动画、界面等等。通常配音和声效都是最后才做的。我们会用临时配音玩上几个月。这当然很滑稽。

是否有一些英雄的概念你们希望想要最终进入开发,但并没有真的见到天日?开发中你们抛弃了多少个概念?

我们并不会抛弃任何概念,我们会继续想办法让它们可行。

奥丽莎和25号英雄公布之后,自定义模式会有修改吗,例如屏蔽右键和被动,或者让任意英雄都能有恢复能力之类?

你悄悄的把25号英雄(末日铁拳)提前了,我喜欢!

右键确实马上可以修改了,生命恢复是个好主意我们会考虑加入的。


美好的观战系统

你们是否想过做一个类似DotA2那样的客户端内部的比赛系统?作为一个团队竞技游戏,这个功能难道不是比什么所谓的公会更加重要吗?

我们当然会很高兴做这样的功能。但这样的系统确实很难设计,需要花费很多时间。而且说实话,这个功能又只对很少一部分核心玩家才真正有用。但这个功能确实在我们的计划之中。希望有一天能实现吧!

为什么主要专注于PC的暴雪会在家用机上推出守望呢?在这些平台开发有什么样的困难?

从第一天开始我就打算既做CP也做家用机版本了。有趣的是,虽然2013年我们就开始设计了,但直到我们开发末期(2015年嘉年华),才真正和索尼以及微软签下相关的合同。

我们享受不同平台开发带来的挑战。从技术或者设计上倒并没有特别困难之处。我们这样的人就是喜欢这样的挑战。对我而言最难适应的事情,就是在家用机上并不能像在PC上那样想更新就更新。例如现在我们仍然在试图让家用机版本的举报系统能正常工作。目前还没实现,比我们想象的要花更多的时间才行。

关于游戏平衡

我从小就玩FPS游戏,但我之前玩过的FPS,都根本没有什么所谓的环境和变化的概念。我明白这种设计的必要性。但很多时候,射击游戏就是射击游戏而已。游戏本身的设计并没有改变这一点。核心的玩法依然是玩家的技能水平,而不是英雄本身。你们是否设想过守望达到一种“非常平衡”的状态,以至于你们对于新的英雄、地图和玩法的引入会产生一种相对稳定的理解;还是说你们认为环境变化是一个永恒的状态,随着游戏发展而不断演化?

我相信就算我们不对游戏进行修改。环境也会永远在演化。环境变化的时候固然会有人不适应不高兴;但环境一成不变,同样也会有人不适应不高兴。这就是人生啊。

暴雪游戏背后有专业的游戏分析师吗?暴雪会考虑大数据角度的分析吗?

我们暴雪总部有一个完整的“商业情报(BI、Business Intelligence)集团”,他们的工作做的很不错。我知道这个名字可能听上去太商业化了,有点唬人。但他们除了向我们公司里负责商业运营的人提供数据分析。也会和我们这样的设计师一起工作,也会去收集关于英雄、地图、匹配、玩家生涯、排队时间、游戏模式的流行度、玩家趋势等等方面的数据。

这个商业情报集团最好的地方在于,他们的成员自己也都是硬核玩家。我们经常会把自己当作数据测试的小白鼠。我们会观察我们自己的游戏帐号。分析数据当然很有趣,但你也要明白分析数据的原因,以及你分析数据想要得到的结果。

例如,我们想要让所有的地图的进攻防守都有差不多五五开的胜率。艾兴瓦尔德从来没有满足这个要求,但玩家们确实喜欢这张地图。所以后来我们把艾兴瓦尔德的C点城堡大门修改了。而且我们接下来还会对A点的窄口做一个修改。这些都是数据分析向我们展示的不平衡之后的结果。至于我们自己,倒是非常喜欢这张地图,我觉着这是我们设计出来的最好的地图。

你们肯定有很多关于各个英雄背后的数据。你们是如何从这些数据出发决定要怎么削弱和增强的?你们之前经常一次做出很大的修改。但最近在PTR上你们的修改开始变得细微。这是因为之前D.Va的反复调整,让你们的修改策略发生了改变吗?

我总是把我们的设计方式称作是“三角形”的——玩家、数据和我们的个人感觉。

这三个角度很少会有统一的意见。通常我们在做出修改的时候,都会忽略掉其中的一到两个。我相信秩序之光的“重做”就是一个例子。根据当时的数据,她其实没什么问题。但是无论是玩家还是我们自己的感觉都认为她太弱了。所以我们无视数据,而把她修改的玩起来更有趣。其实最近对堡垒的修改也是同样道理。

我们会玩“很多很多”游戏。我们一直都在玩正式服。当然我们也会在内部测试服上不断的尝试新的英雄修改。很多我们内部的修改都没有最终见到天日的机会,甚至连公共测试服PTR都不会见到。

说实话,PTR并不能给我们在设计上赢得任何好处。如果我们推送一些非常大的变化。玩家会批判我们。

果我们推送一些非常大的变化,然后又撤回了。玩家还是会批判我们。很多时候我们只能相信我们的直觉,也只能在错误发生后承认而已。

PTR上玩家的行为对于平衡而言也没什么帮助。登录PTR的人的平均游戏时间只有16分钟。大多数时候,人们只是“尝试一下”新的改变,就直接退了。PTR上并没有多少人玩真正的竞技模式。他们只是想“试试”而已。如果游戏开局他们没选到他们想要的英雄,他们就会直接退出。很多人就是从这不到20分钟、只玩了1把的体验,就对PTR的平衡修改做出判断。当然听听人们的反馈和感觉肯定是有用的。但是在PTR上并没有什么“质量局”可以当作测试的依据。

我们内部是有一个真正的“竞技模式”的测试的,这对于我们得到为暴雪工作的钻石以上的玩家的反馈很有帮助。而且幸运的是,很多职业玩家会在PTR上打训练赛,他们也会邀请我们去观看。

这些手段都并不完美。但我们还是会努力去听取反馈意见,保证这个游戏的平衡性的。

未来PTR还会有什么改动?

我们现在正在考虑怎么修改卢西奥

你们怎么看待黑影?

我们想慢慢来。先看看现在PTR的改动在正式服的结果吧。我们并不想见到一个过强的黑影。相信我吧,因为我们真的见过那会是什么样。

什么时候才会增强麦克雷?

下面的观点只代表我自己:我并不觉着麦克雷真的很弱。他是因为环境才不太好用的。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就不会考虑修改他。但这个英雄如果修改的不好,会很容易又变得过强。

你们对于目前温斯顿的地位如何看待?

我们很期待PTR上关于屏障的修改来到正式服会如何。我们当然也见过那些真正的高手,例如韩国的Miro手里的温斯顿的厉害之处。

但奥丽莎马上要发布的当下,过于专注于温斯顿的修改并不是好事。我们肯定会比较谨慎,不想让屏障和坦克过于强大。

其他内容

当有人问你下一个英雄是什么的时候,你最喜欢的委婉拒绝的社交辞令是什么?

Quien es Sombra?

(注:这是一个老外的梗,因为黑影的解谜互动游戏持续了很久时间。到后面的时候大家已经对于黑影疲倦了。但在暴雪的游戏氛围中还是要假装自己从来没听说过黑影这个人,在新英雄发布的时候保持惊讶。所以这个西班牙语的问题:谁是黑影?既是暴雪当时黑影动画短片的开头,也具有一种戏谑和讽刺意味。)

当你设计守望先锋的时候,你是否曾经想象过这个游戏发售不到一年就获得了年度游戏大奖?当你得知获奖时你的心情是怎么样的?

我们创造游戏是为了让玩家们高兴,而不是为了拿奖。尽管如此我当然很高兴我的团队的工作得到了人们的认可。他们都很忠诚、专注,而且非常勤奋。他们能够得到这样的鼓励我也会很高兴。


当你和其他设计师发生争吵的时候,你都会使用什么样的摔跤技巧?

(注:这是一个梗,曾经有人混剪各种设计师访谈,把Jeff的发言剪出了一些很搞笑的台词。其中包含:“来和Jeff摔跤,面对死亡吧!(Wrestle with Jeff, prepare to death.)”这样的话,而玩家们据此把Jeff想象成了一个暴力肌肉男,并且还有人请愿把这样的Jeff形象做到游戏里成为英雄。)

面对死亡?当然,如果不开玩笑的话,应该说,如果我们有不同意见(这很常见),通常都是有原因。我们最好在试图说服别人之前,先去尝试理解别人的看法是如何得出的。

守望的色盲模式会有真正的改进吗?真正的色盲玩家根本没办法正常游戏。

我希望我们能在色盲模式上花更多的时间。我们也希望这个功能能更好。但可能一开始我们只能稍微改进一点点。因为我们目前手上的工作非常多,所以我们肯定要有不同的优先级。

你个人对于Team Fortress2的有什么看法?当别人说守望抄袭TF2的时候你会怎么想?

TF2是最伟大的游戏之一。我个人会把它当作Top10的游戏。当时它刚刚发布的时候,我感觉再也找不到另一个一样美妙优雅的大师杰作了。游戏中的设定都有背后的含义。游戏中有非常丰富多彩的韵味。在TF还是雷神之锤的MOD的时候我就玩过这个游戏了。我也玩过很多Team Fortress Classic。我当时是很多在等待二战题材的TF正篇的无数粉丝之一。所以当TF真的发售的时候我真的惊呆了。

当我们在筹划如何在2014年的嘉年华上宣布守望时,我督促当时的团队尽力完成了12个英雄和3个地图。我的理由是,如果我们当时只有9个或者更少的英雄,大家就会更加自然的把我们的游戏和TF2相比了(因为TF2就有9个英雄)。玩家和媒体只会把守望里的角色和TF2里的角色一一对应。但我们知道如果我们有更多的英雄和更多的地图。他们就会意识到我们的游戏中虽然有很多地方明显借鉴自TF2,但确实具有自己的独特意义。

另外,没有帽子。

(注:这里有两个意思。

1,TF2当时优化很差,所以有些玩家用MOD去掉了游戏中人物的帽子,用来追求更高的帧率。

2,TF2的帽子是一种饰品,类似CSGO或者DOTA2中后来的饰品一样,既是游戏内的装饰道具,又是一种可以交易赚钱的物品。甚至很多人为了收集和交易帽子才去玩TF2。而且Valve公司后来几乎每次更新都不忘记加入更多的帽子。以至于曾经有个玩笑说TF2是“全美第一的帽子模拟器”。)


Team Fortress 2

你喜欢玩天梯吗?你现在多少分?你会在意自己的分数吗?你更希望玩家们水平更强还是保持休闲?

除了打A.I.,我喜欢守望中的任何模式。我们也想改进A.I.。但这目前还不是我们的工作重点,而且这条路也不轻松。

我很喜欢竞技模式。我目前是白金选手。我想如果我花更多时间的话我应该(?)能打到钻石。我一般会在赛季初打个定级,然后继续玩上20-50把,然后我就会转而去玩快速或者街机了。这个赛季我玩的挺多的,定级2700分左右。

大多数竞技模式的游戏都很有意思,因为大家会试图超越对手,会思考很多东西,会互相合作。我真的希望大家不要太在意分数以至于心态爆炸,在队伍语音里宣泄。我能理解输掉比赛的沮丧,但我希望这时候大家能先停下来想想,而不是在语音里喷人,因为喷人并没有任何好处。很多人都指望我们能有什么方案解决这种喷人的情况,但要知道所有的在线游戏都无法解决这个问题。只能说网络匿名化确实展示出了一些人性本质。如果真的有丧尸危机,我是挺担心人类的。

我们最有效的把意见传达给你的方式是什么?我们怎么才能知道你们已经听到了?官方论坛刷的太快了,Reddit也有各种问题。

我们会主要关注官方论坛。Reddti的好处在于如果玩家们确实很专注某些问题,那么相关的帖子肯定会出现在首页的。

黑百合的新的橙色皮肤?还有麦克雷的皮肤?

很快就有。就在这个春天。无论是黑百合的还是麦克雷的都值得等待。

什么时候能给朋友送补给包?

正在开发。

(注:这里指的应该是战网购买的时候送给别人,而不是游戏内送给别人)

178游戏网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扫码关注我们